关灯
护眼
    

忙碌到后半夜,孔方看着床榻上的破衣烂衫,头脑中一片清明。

金玉恒当年能干出强抢他人道侣的事,之后却对身边一个晃荡多年的女“教导主任”无动于衷。

这明显不符合常理。

除非是个曹贼晚期。

当年金玉恒杀吴穹道侣的事情被一笔带过,勉强可以用魔门风格本就如此来做解释。

可是,金玉恒在丹堂肆无忌惮敛财的举动,无论正魔,这种行为在哪都是一个宗门的绝对底线。

孔方手指转动,缓缓的画了三个圈。

金玉恒,执法堂。

还有一个,那位包庇了金玉恒的宗主夫人。

三者关系匪浅。

宗主夫人距离有些远,暂且不做考虑。

但执法堂不同,这里是最早进入孔方攻略中的目标之一。

根据孔方得知的消息,半年前,黑心宗所在的北地荒原出现了一次正魔大战。

那一战双方损失都很大,黑心宗折了两位金丹长老,连宗主都身受重伤。

但收获同样也不小,据说执法堂的地牢里就关押着两位正道金丹。

拿下灵药园的炼气弟子之后,孔方原计划是一步步渗透执法堂,成为那两位正道金丹的债主,再安排“卧底”展开营救行动,届时孔方就有了两个可以随意使唤的金丹修士。

后来因为吴穹有专门针对金玉恒的手段,孔方这才把攻略执法堂的事情延后。

目前来看,事情的发展方向是对他有利的。

如果金玉恒与执法堂有龌龊,那么拿下金玉恒之后,再去搞定执法堂,应当可以事半功倍。

“主人,别挠了,痒~”

孔方正思考着正经事,旁边传来张师姐酥酥麻麻的声音。

孔方转头对上那对水汪汪的眼睛,内心毫无波澜,以教育的口吻道:“能够克制欲望的人,才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才能不会迷失方向,才能成大事……”

“记住了么,明天早上我检查,现在睡觉。”

张师姐:#¥%@#*

……

之后的十来天里,灵药园继续风平浪静。

都说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但孔方却不是这样。

因为新契约了几个筑基执事,孔方的修为是嗖嗖的往上涨,很快就到了炼气八层。

躺着升级的感觉真心不要太爽。

孔方还找到了新乐子,有空就让吴穹为他讲述各种修仙界的秘闻,亦或者是黑心宗内部的各种黑料八卦,充分的满足他的好奇心。

偶尔静极思动,也有段明等人来为他当人肉沙包。

打累了还有几位师姐带来的仙侠版马杀鸡让他体验一场从身体到灵魂的全方位放松。

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舒坦。

不过,孔方是舒坦了,但他手下人内心却异常焦虑。

尤其是最初被他契约的那些炼气弟子。

这些人中能从一开始就决定抱孔方大腿的只是少数,后来陆续有人回过神来,也想要当一个忠诚的狗腿子。

可他们却惊恐的发现,孔方身边没位置了。

才多少时间,孔方已经掌握了五名筑基修士,小小炼气弟子拿什么争?

面对这种残酷的竞争,有人默默努力,更多的人摆烂,但也有极个别人,另辟蹊径,充分的利用着出现每一个机会。

没有机会,那就创造机会。

……

最近黑心宗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喜事。

曹坤,也就是曹兴的爷爷,突破筑基后期。

在黑心宗的一众筑基后期之中,就属曹坤最年轻,天赋最好。

曹坤是黑心宗最有希望晋级金丹的修士。

宗门为表重视,将山下坊市全权交给曹坤打理,原本的其他几位筑基执事尽数听曹坤号令。

一时间,曹家在黑心宗的影响力有了明显的提升。

往日比较小透明的曹兴,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许多人与曹家亲近的渠道。

很快,炼器堂柳堂主放出消息,他的孙女柳冰冰与曹家长孙曹兴情投意合,将在月底结为道侣,届时两家将摆下酒宴,请诸位同门为这一对新人做鉴证。

当然,明眼人都知道,情投意合是假的,为的只是给两家联合找个借口罢了。

但没人能想到,联姻的核心人物之一,曹兴,今天做出了一个违背曹家祖宗的决定……

“噗——”

“咳咳咳。”

“你说什么!”

孔方被呛的连连咳嗽,但即便如此也难掩脸上的震惊。

原本正为他捏着肩膀的两位师姐也忘记了帮孔方擦嘴,呆呆的盯着曹兴,小手下意识的轻掩红唇,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还有对自己前途的担忧。

正讲述宗主夫人与三任宗主之间爱恨情仇的吴穹也楞了一会,片刻后发出一声长叹,有心骂一句曹兴不当人子,可想想这件事的受益者是自家主人。

唉,罢了,罢了……

“我没听错吧,你说你竟然要……”

孔方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想让曹兴重复一下刚才的话,他怀疑是自己幻听了。

曹兴双膝跪地,腰板弯的像是虾米,用最怂比的姿势说出了最牛逼的话:“自效忠主人以来,我深感主人教诲,却无以为报,心中时常愧疚。”

“最近家里给我介绍了一位道侣,人品样貌都极为出众,所以,我决定将道侣献给主人,唯有如此方能感谢主人对我的栽培!”

“请主人不要推辞,这都是小人的拳拳孝心,主人若能接受,曹家世代感谢主人恩德!!”

说罢,曹兴就开始咚咚咚的磕头,大有一副孔方不答应,他就撞死在这里的架势。

孔方伸手用力在脸上抹了一把,以此来抚平不住抽搐的嘴角。

曹兴可是姓曹啊!

本以为会是个曹贼,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要当李甲!

孔方想要大声训斥曹兴,告诉他,自己不是他想的那种人。

但是话到嘴边,孔方却感觉嗓子痒痒的,领口因为未知原因收紧,不仅拒绝的话说不出口,甚至心里都跟着火了似的,浑身开始往外冒热气。

麻个鸡的,这事太特么刺激了。

穿越前虽然经常不当人,但他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第三方主动邀请,还是头一遭!

这样的考验是他能顶得住的么!